搜榜的《祭侄文稿字帖 登上了热

  昨日《祭侄文稿》登上了热搜榜,全国网络突然炸开了锅。文物跨越千年,见证历史,而这次出现在网络热搜上的原因却令人愤慨:台北故宫博物院将极易受损的《祭侄文稿》送到日本做展览。日本的文物损坏“前科”、出借程序受质疑、推诿责任等事实让一些网民认为,台北故宫难逃“献媚”之论。

  海报显示,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,东京博物馆将举办“书圣之后—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”,展出的文物中有颜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。

  有声音提出,博物馆文物展出是正常的文化交流,为什么大家这么义愤填膺?还有人好奇这件国宝的珍贵程度。

  《祭侄文稿》全名《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》,是唐朝书法家颜真卿所书,后世誉为“在世颜书第一”、“天下行书第二”,与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、苏轼《寒食帖》合称“天下三大行书法帖”。

  台湾一名有25年收藏经验的专业古董收藏家指出,站在文物收藏和鉴赏的角度而言,“纸寿千年绢五百”自古有云,这是所有收藏家都明白的事,台北故宫没道理不知道。《祭侄文稿》和《自叙帖》皆为唐朝的作品,距今已逾千年,能完好保存到现在,全赖一千多年来历代收藏家和博物馆悉心呵护才达成。

  这类纸本文物,本身就属极脆弱、极易损的国宝,可谓展一次伤一次,其重要性不言可喻。文化交流确实重要,但未必要出借《祭侄文稿》这种国宝等级的文物,何曾见过或听闻法国卢浮宫将镇馆之宝,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出借(连离开卢浮宫都不行)。

  微博网友@某个张佳玮 也提出,“纵然是台北到东京,一路郑重无比地运输保存,然而阳光的紫外线会让纸本泛黄褪色发脆。尘埃虫卵会让纸本风化。水蒸气更是不能沾。换言之,除非这帖完全搁真空里,否则是必然会受损的。”

  去年9月,网络上还曾有消息称,台湾决定将台北故宫文物中的2000件与日本交换,换取100件日本文物,交换展期50年,但台北故宫博物院予以了否认。

  然而,台北故宫博物院为平息岛内网民愤怒,还公开互相推卸责任,截至去年11月29日都未谈定日本博物馆的“回馈”展品。

  对此,台北故宫回应称“这是在三年前冯院长时期就谈定的交流展”,但遭冯明珠否认称,“拿出合约来看看”,经她查实,《祭侄女文稿》外借东博是前任院长林正仪18年5月敲定的。

  据报道,台北故宫在社交媒体上称去年七月已发新闻稿,而其官网上并无相关稿件。台北故宫又表示,此事他们正在查,会再进一步说明。

 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官方社交账号下,网友留言质问,这样珍贵的文物能否经得起奔波?

  还有网友表示,之前日本的宣传海报,根本就没写文物来源。对此,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回应说确认日方明确标示,包括网友这张图片。这样的回应,令很多网友失望。